• 霞浦新聞網

    直播預告!中國詩歌地圖·霞浦,今晚20:00,與你共同領略→

    2022-07-27 來源:中國詩歌學會 510

    霞浦縣融媒體中心

    ?

    ?圖片?

    ?

    為認真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文藝工作、群團工作的重要論述,落實中國作家協會黨組書記處關于密切聯系服務廣大作家和基層文學組織的意見,健全完善聯系服務廣大作家和基層文學組織的工作體制機制,關注關心關愛基層文學工作者,聯絡和挖掘基層詩人,開展針對基層詩人的幫扶并推動各區域詩人的交流互動,中國詩歌學會將加大發展基層會員的力度,有意識地填補并盡快消除會員空白區縣,培養和發現優秀基層詩人,并開通詩歌直播間,以區縣為單位邀請基層詩人坐客直播間分享詩歌,展示自己的風采,提升地域性詩人隊伍知名度和影響力,通過視頻等新媒體平臺提高為基層詩人服務的水平。

    ?

    ?圖片?

    本期攝影:劉偉雄

    ?

    ?

    ?

    中國詩歌地圖 | 霞浦詩群作品選

    ?

    ?

    ?

    湯養宗的詩三首

    ?

    ?

    看見穿著同樣衣服的另一個我

    ?

    為什么那不是另一個我,那人穿的

    與我是同樣的品牌同樣的款式同樣的碼

    可以聯想的是,一顆豆莢

    與兩顆豆仁

    同義詞與近義詞,枯葉蝶與真正的枯葉

    到最后,辨認又總是歸為一嘆

    在人間無限接近地活著

    還是被嚇一跳,依然感到自己是最少的那個

    ?

    ?

    當一個人的慢性病后來成了身上的寵物

    ?

    后來,我給自己的慢性病取上了一個

    寵物的名字,好比罪犯

    認下那件回避了很久的罪名

    我與我的隱疾握手言和,當作一條小狗

    放在身體里慢慢寵養著。世上的疾病太多

    我一個人太少,但可以

    把寵物領回家,用命去喂養它

    人有病,天知否?

    那棄之不及的,為什么最后都被我們伺候著

    私下里叫上它的小名,仿佛就是

    內心要催化成淚水的小甜蜜

    ?

    ?

    廣平銀杏群

    ?

    時光是有血有肉的。通過具體的

    幾棵樹,顯示空氣中的大師

    在枝節間責令年代移位的手段

    每一天的飛鳥都在證明,有的法則

    因為站著不動,反成為

    僭越萬物因果關系的由來

    什么地方也沒有去過,卻一口氣

    跟著日月奔跑了上千年

    你們黃金披身,也有疤痂和殘皮

    那是風的秘笈與雷電的擦痕

    說身體從來不是局外之物

    歲月的細節繼續負責著深長的意味

    而靜寂一直是喧嘩的

    這些隱與顯,我不知如何去褒揚

    只見漫天飄揚著金珀與葉片

    像是誰特意降遞給你我的天書

    對天地的敬畏這刻就是摸向樹身的手感

    ?

    ?

    ?

    湯養宗,1959—,閩東首府霞浦人,中國詩歌學會副會長,福建省作家協會副主席。代表性詩集有《水上吉普賽》《去人間》《制秤者說》《一個人大擺宴席 湯養宗集 1984-2015》《三人頌》及散文集《書生的王位》等。曾獲得魯迅文學獎,丁玲文學獎詩歌成就獎,人民文學獎,詩刊年度詩人獎,福建省政府百花文藝獎,儲吉旺文學獎,新時代詩論獎等獎項。作品被收入各種形式的文學選本及具有核心價值意義的年代選本,針對詩歌文本問題寫有部分詩學隨筆,有的作品已被翻譯成多種外文在國外傳播。

    ?

    ?

    ?圖片?

    ?

    ?

    葉玉琳的詩三首

    ?

    ?

    路過一個名叫陽春的村莊

    ?

    冬日的暖陽照進章公祖師故里

    一個名叫陽春的村莊

    普照堂頓生溫柔

    而你面相莊嚴

    縱然隔著千年蒼茫

    人們依然能夠拜見你的肉身

    ?

    人們在這里尋找光

    光就從銀瓶尖的縫隙鉆進來

    人們從你的腳下尋找水

    水就從圣泉巖涌進來

    漸漸地,這些水貫通

    一個個名不見經傳的村莊

    帶走沉沉黑夜

    這些光蟄伏在體內

    把人和大地都變得透明

    ?

    原以為如此偏遠的村莊

    只剩下狹隘和寂寞

    可是在你這里

    有那么多扶貧濟困的身影

    和你一起抬升了田野

    也拓展了四海家園

    他們和你一樣

    走過千山萬水

    時間的流逝必然留下傷痕

    但對于人間的慈悲和愛

    卻遠比想象中來得綿長深情

    ?

    如此,請收下敬天敬地的人們

    以一瓣心香默默敬你

    也敬在草木中躬身的自己

    ?

    ?

    大仙峰與美人茶

    ?

    自從拜見過你

    夢里,總是聽見有人在叫

    叫得幾萬朵山茶花迎風怒放

    叫得萬物紛紛側身站立

    ?

    山河如此遼闊

    蔥郁的林木,蒼茫的云海

    小綠葉蟬在濕潤的葉片繁殖生長

    仙人在高高的山崗凝神聚氣

    我們小小的身體聽從他的召喚

    自然卷縮,緊密成條

    白、青、褐、紅、黃

    五色相間,六香俱全

    ?

    是的,有人叫我們美人

    我們的生命流淌出

    果香、蜜香、花香、甜香、幽香、嫩香

    這些本該在詩歌中出現的詞

    安放在遺世獨立的山谷

    高山凈地真是好地方

    那里土壤疏松肥沃

    陽崖陰木盡吸龍脂

    來路和去處一樣充滿神奇和挑戰

    我們接受光的漫射

    用自然之愛

    誕下金萱、軟枝烏龍、金牡丹、金觀音……

    當這些帶著禪意的草木情懷

    緩緩注入久違的身體

    仿佛一切天成

    仿佛我們也完成了作為人的使命

    ?

    ?

    云氣詩灘

    ?

    鑿一塊石頭成語境

    邀一陣秋風似故人

    ?

    明月也在這里修煉

    使人忘了舟車勞頓

    也許沒有內心的羈絆

    河灘才能千古不竭

    才使虛無變出歌聲

    ?

    兩岸青山磨平時間的棱角

    想把什么都說出來

    又什么都不說

    仿佛詩人還鄉

    守著風和日麗

    也修正過大雨滂沱

    在這里,大俗抑或大雅

    萬物皆可內化成詩

    在這里,讀詩

    不再是春天的奢侈

    ?

    ?

    ?

    葉玉琳,生于福建霞浦,現居寧德。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現為福建省作家協會副主席,寧德市文聯主席。著有詩集《大地的女兒》《永遠的花籃》《那些美好的事物》《海邊書》等。

    ?

    ?

    ?圖片?

    ?

    ?

    謝宜興的詩三首

    ?

    ?

    ?

    下尾嶼??

    ?
    大海一點也不著急。以水為具??
    一線一面,一星一點,一筆一刀??
    細細地刨削,雕琢,鏤刻??
    不時揚起一些刨花與木屑??
    我們在礁石上看見雪浪和泡沫??

    ?
    這件叫下尾嶼的作品,大海還在修飾??
    每天兩次出工,神也無法阻止??
    千百年不為人知也不在乎??
    執意把一個半島的犄角,僻靜海岬??
    打磨出海風也尖叫的造型紋飾??

    ?
    通往下尾嶼的路曝光了大海的創作??
    潮水般涌來的手機嘆為觀止??
    但大海毫無竣工的意思??
    云在天空想到自己的漂浮和淺薄??
    羞赧的臉上有晚霞飛過??

    ?

    ?

    ?

    在鳳陽看新編北路戲《廊橋神醫》

    ?

    廊橋暗示了劇情發生地

    神醫防治的瘟疫也另有所指

    一個民間劇種,三百年

    生生不息,是不是因為

    戲與生活已互為表里

    ?

    左腳還在田頭,右腳卻已入戲

    泥腿子登堂出將入相

    摘葡萄的手伸出蘭花指

    有時將好日子笑到戲里去

    有時在戲里為生計哭泣

    ?

    舞臺就設在宮廟祠堂

    甚至在葡萄園里露天演出

    演藝暫且不論,開場即是喻世

    人在演,神在看

    你就作吧,天又不瞎

    ?

    ?

    霍童線獅舞

    ?

    或耳鬢廝磨,或戲球追逐

    或撲閃騰挪,或凌空飛躍

    三只線獅,比馬戲團里的獅子

    更善于表演,獸性不復存在

    閉目,不見群山樹起警惕的毛發

    張口,只聽到寂靜在梁間咆哮

    小小舞臺,卻也是偌大人間

    哪一只不是聽命于鑼聲鼓點起舞

    哪一只能夠對身上的線和

    舞臺背后操縱的手,說“不”

    ?

    ?

    ?

    謝宜興,上世紀80年代始詩歌創作并發表作品,與劉偉雄共同創辦《丑石》詩刊。著有詩集《留在村莊的名字》《夢游》《向內的疼痛》《寧德詩篇》等六種。詩作入選上百種選本(教材)。多次獲得省級文學獎。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詩歌學會理事。

    ?

    ?

    ?圖片?

    ?

    ?

    劉偉雄的詩三首

    ?

    ?

    ?

    日常??

    ?
    你的興奮需要節制??
    你的燃燒需要節約??

    ?
    慢的蝸牛如果要跑??
    就會跑進快餐的碗里??
    快的兔子慢下來它也會??
    慢成一坨醬兔肉??

    ?
    蓄久的水都有許多秘密??
    浮在上面的花??
    沉在下面的鱉??
    誰知道它們是什么關系??

    ?
    夕陽總在這一刻落下??
    它才不管你要用什么繩子??
    拴住它的一意孤行??

    ?

    ?

    ?

    看霧

    ?

    凌晨小城還在酣睡

    霧就穿街越巷好像

    誰家的夢需要它去幫忙

    趕在太陽升起前

    配合得天衣無縫

    ?

    偏偏這個時候我醒了

    很想尾隨著這霧

    潛入曾經熟悉的門戶

    ?

    時光的賊要偷的東西太多

    霧包裹不了

    它不是一條被子

    可以拉扯到過去

    這個時辰你醒來?

    你的天就亮了

    ?

    2021.9.4

    ?

    ?

    ?

    這幾天在看一本書

    放在書架上二十年了

    我才開始翻它像君王

    開始寵幸妃子

    ?

    外面下著暴雨不斷下著

    有只斑鳩在樹上撐不住了

    叫了幾聲它以為這樣就能

    把春天叫回來

    ?

    古人說過秋天的雨就是首挽歌

    而這本外國人寫的書里說

    美洲的祖尼人最高的宗教儀式

    就是祈雨雨水永遠是圣物

    ?

    書翻完了雨卻越下越大

    泛黃的書頁有點潮濕有點悲涼

    二十年過去了好像這場雨

    蓄了二十年是我翻書翻出來的

    ?

    2021.10.14

    ?

    ?

    ?

    劉偉雄,男,1964年出生,福建霞浦人。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詩歌寫作,與謝宜興共同創辦《丑石》詩刊。著有詩集《蒼茫時分》《平原上的樹》《呼吸》(與人合集)。編輯出版《丑石五人詩選》《作家筆下的霞浦》等。作品入選《中國年度詩歌選》《中國詩歌排行榜》等多種選本,曾獲華東六省一市報刊副刊征文一等獎,多次獲福建省人民政府頒發的文藝百花獎等獎項。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寧德市作家協會主席。

    ?

    ?

    ?

    ?

    ?

    郭友釗的詩三首

    ?

    ?

    ?

    相安自在??

    ?
    對于一個以農為本的國家,土地的合理利用是一個強國富民的核心問題。??

    ?
    未走出有土栽培的年代,??
    土是生命繁衍的主宰。??
    殘積、坡積、沖積,??
    貧瘠富饒在成因中分異;??
    寒帶、溫帶、熱帶,??
    光熱水汽在局域中更改;??
    一種土地自有一種偏愛。??

    ?
    未走出有土栽培的年代,??
    唇齒相依是人地關系的紐帶;??
    過渡墾植,??
    荒漠化導致母性的子宮癌;??
    因地制宜,??
    科學的思慮立足不??;??
    一寸土地僅有一寸的負載。??

    ?
    未走出有土栽培的年代,??
    請給土地一點關愛。??
    還林的還林,??
    還湖的還湖,??
    還耕的還耕,??
    讓人與土地,??
    相安自在。??

    ?

    ?

    ?

    ?

    因地制宜??

    ?
    因地制宜,需有地理的科學規劃。??

    ?
    因地制宜??
    不只是口號的意義??
    對“地”的認知??
    科學已付出萬分的努力??

    ?
    土壤礦物組成、肥力貧瘠??
    土層水分多少、光熱累積??
    都因地而異??
    分區劃片,國土才成有序的棋局??

    ?
    赤裸的山峰不長青苗??
    炎涼的沙漠不宜高梁??
    熱帶的水田不種玉米??
    北方的旱田哪能種植水稻??

    ?
    一方水土一方的人??
    一方水土一方的物??
    入鄉最好隨俗??
    不管是人是物??

    ?

    ?

    ?

    地下水

    ?

    ?

    地下水資源的利用已面臨嚴峻的問題。??

    ?
    老井一勺一瓢的故事??
    也許久遠而綿纏??
    壓井吱吱呀呀的歌謠??
    滋潤干渴日久天長??
    機井嘩啦啦的豪放??
    已陷于現代化的迷茫??

    ?
    人類豪取地球的血液??
    地球的肌膚已遍體鱗傷??
    地下漏斗一日日擴大??
    地面沉降一日日擴展??
    水草消失,風沙迷漫??
    荒漠化在每一個角落擴散??

    ?
    只靠陽光??
    沒有生命的驛站??
    沒有水??
    哪有百花齊放??
    地下水??
    是生命的血庫生命的糧倉??

    ?

    ?

    ?

    ?

    郭友釗,男,漢族,1965年9月出生于福建省霞浦縣下游鎮善良居村,獲得吉林大學學士、中國地質大學(北京)工科碩士、博士學位,畢業于魯迅文學院第五屆高研班,現為自然資源部地球物理地球化學勘查研究所教授級高級工程師,兼任中國自然資源作家協會副主席。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科普作家協會會員、河北省作家協會會員、雨時詩歌工作室及丑石詩社成員,出席中國作協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代表。第一作者出版文學評論專著《半日常生活論》《歷代科學詩品鑒》,科學詩集《我是宇宙的影子》《生命的印痕》《中國地學上空的恒星》等,計22部。

    ?

    ?

    ?圖片?

    ?

    ?

    俞昌雄的詩三首

    ?

    ?

    街角那個起早的屠夫

    ?

    街角那個起早的屠夫

    長有絡腮胡子,粗大的皮褲

    盡是無法擦拭的斑點

    ?

    豬殺不完,天就不會亮

    豬圈里躺著的,山野里跑著的

    在屠夫眼里,那頂多就是一塊肉

    ?

    屠夫把刀磨得不見血色

    很多年過去了,他還留著那股勁

    除毛,剖腹,剁骨頭

    ?

    屠夫賣肉時從不短斤缺兩

    那把刀,時刻揮舞著

    肥瘦有分,好壞各有各的去處

    ?

    屠夫的砧板上有時是空的

    那是因為,這一天已經有人死去

    屠夫抱著頭,整日沉默不語

    ?

    2018.9.5

    ?

    ?

    蝴蝶中的蝴蝶

    ?

    你是一列火車,穿過黑暗中的

    隧道。四野的樹只在

    那樣的時刻,萌發新芽

    ?

    教堂頂端的鴿子雨水般

    停頓,整座城市宛如一件

    空心的器皿,而我走在路上

    人群僅是一堆失去發音的字眼

    ?

    你是薄紙上深陷的星辰

    黑夜是散落的花朵,它們謙卑

    幾乎代替你耗盡了光華

    ?

    多么隱晦的季節呵

    雪線之上的迷宮,芳香是殺手

    那躲于燭火下歌唱的人

    身體一次次燃燒,心如灰雀

    ?

    你是羽毛里逃逸的飛翔

    喘著氣,如云朵卸下的密語

    一寸寸顯現,托著三月的反光

    ?

    令人倍感傷心的是——

    我無法成為蝴蝶中的蝴蝶

    春天原本就是囚徒

    你高高在上,我卻觸手不及

    ?

    2019.3.3

    ?

    ?

    女孩與金龜子

    ?

    野棕櫚夠高了。女孩和金龜子

    賽跑,她扎長長的辮子

    金龜子拼命地飛,直到河床枯干

    沸騰的夜露出風的巢穴

    ?

    女孩坐在院子的石榴樹下

    唱著歌,偏遠處的峰巒開始晃動

    蟲鳴消散,深山里的父親

    有一部分在光線里站了起來

    ?

    金龜子飛過他的頭頂

    一次又一次。有過幾個瞬間

    它們貼著云朵如貼著薄薄的衣裳

    但依舊什么也沒有落下

    ?

    女孩的辮子越來越長,我喊她

    妹妹,她回頭的樣子清純而安寧

    在那座名不見經傳的城鎮

    野棕櫚夠高了,而活著的人很矮

    ?

    2020.3.6

    ?

    ?

    ?

    俞昌雄,1972年生,福建霞浦人,作品散見于《詩刊》《十月》《人民文學》等200余種報刊雜志,作品入選《70后詩選》《中國年度詩歌》《中國新詩白皮書》《文學中國》等百余種選集,參加詩刊社第26屆青春詩會,獲得《星星》《詩歌月刊》《詩刊》《人民文學》等刊物詩歌大賽特等獎、一等獎,有作品被翻譯成英文、瑞典文、阿拉伯文等介紹到國外,曾獲“2003新詩歌年度獎”、“井秋峰短詩獎”、“中國紅高梁詩歌獎”等多種獎項,現居福州。

    ?

    ?

    ?圖片?

    ?

    ?

    韋廷信的詩三首

    ?

    ?

    煉化天上的云朵

    ?

    在煉化完手上的鋼鐵和石油后

    他開始往山頂走

    山頂有一亭子曰修仙亭

    他靜坐亭中

    任憑云朵進出身體

    他把身體里的雄獅、猛虎

    難啃的骨頭、堅硬的獸殼

    把那脊梁之上的血與淚

    通通煉化。讓身體對外部的敵意有更清晰的警覺

    讓難以言狀的狀變得擲地有聲

    冬雷夏雨后,在那些美好的清晨與夜晚

    他掏出一只只云獸

    去找那些已是陌路的人

    曾有多少至愛

    此刻就有多少只云獸下山

    ?

    ?

    量子糾纏

    ?

    牛羊被關在圈里,鯊魚被關在海里

    雄鷹被關在天上。它們都想著從這個世界

    突圍。張不三和李不四也想著突圍

    像是認定了有另一個自己會在某處接引

    這種情況并不少見

    人們在做某一件事的時候

    總覺得似曾相識

    仿佛存在一個平行世界的自己

    把這事情已做過一遍

    他們活在不同的世界

    卻能在同一時刻因為花的枯萎而悲傷

    因為干涸的小溪恢復細流而歡喜

    這個世界的張不三在寧川路撞到了南墻

    平行世界的那個張不三扭頭就走

    這個世界的李不四剛摸到身體中的某處隱痛

    平行世界那匹叫李不四的老馬便流下淚來

    ?

    ?

    繩子

    ?

    在鄉下人們常用的是繩子

    每個人都有一條繩子

    二蛋也有一條自己的準繩

    能精確地量出自己走的每一步路

    二蛋上山砍柴也用這繩子

    殺豬的時候,也用它來五花大綁

    ?

    二蛋犯錯誤的時候他爸拿來繩子綁他

    把他綁在柱子上

    有時還會拿鞭子抽打

    他爸死掉的那天

    他親手拿來繩子

    把他爸的棺材綁得結結實實

    ?

    ?

    ?

    韋廷信,1990年生于霞浦,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詩歌見《詩刊》《星星》《詩選刊》《詩歌月刊》《民族文學》等,參加《詩刊》社第36屆青春詩會,著有詩集《土方法》。

    ?

    ?

    ?圖片?

    ?

    ?

    華岳詩二首

    ?

    ?

    祖母

    ?

    百合一樣的祖母坐在臨街的屋檐下

    明眸皓齒,神態安然

    沿街的青石板路已到暮年

    祖母的眼神追逐每一個過往的行人

    她安靜的樣子有時像面墻

    有時像面鏡子

    有時是鄰居竹籬笆上的一朵薔薇

    一半朝著風,一半朝著雨

    “這街上駛過一條船

    也沉過一條魚”

    祖母老了,她說這話時

    她的孩子們都長成了樹

    ?

    雖然她不知道我要走多么久,走多么遠

    不知道我這一生

    必須經過怎樣的漫長旅程

    然后,進入一場大夢

    消失在這條街一樣的河流中

    可我的心中藏著一座湖水

    我在自己制造的河床中間

    感受著似曾相識的背景

    我所迷惑的山澗,春光明媚

    那些迎面而來的和那些擦肩而過的

    我都用純正的家鄉話致以問候

    他們寒暄的語氣里都知道

    我有一個

    花一樣的祖母

    ?

    后來的日子,祖母開始衰老

    我夢見她正順流而下

    嘴角柔軟,頭上飄著白云的瓔珞

    沿途的河岸

    成了她一生的風景

    哦,智慧的祖母,蒼老的祖母

    熱愛春天的祖母

    最終

    也游走了

    ?

    ?

    羅漢溪

    ?

    據說你已經斷了一切煩惱

    不受生死輪回

    未曾想,你竟是以一條溪流的澄澈

    皈依自然

    接受天人的尊敬和供養

    往事越千年

    那些蹣跚的花色,搖曳著遠遠近近的風景

    一度占據了你巨大的心間

    從雨到云,你歷經一次次愉快的陣痛

    用一份真實的虔誠,打磨

    崖壁上石臼暗淡的時光

    最終,憑借草的清幽水的嫵媚

    在斜陽招搖的眼神里,一路放養

    繾綣的靜謐與安詳

    ?

    我在你狹長的眼神里流淌

    疲倦的軀體

    始終被你的濃霧溫暖的裹著

    沿著空曠的鳥鳴,我開始清點

    溪灘上每一顆卵石的硬朗

    享受一段亙古的最野性沖動

    一季桃紅柳綠

    遮擋了凝目眺望的視線

    我用指尖上驀然升起的欲念

    刺破夜的黑色

    任憑一份禪意,孤獨的

    徘徊于你無邊的月下

    ?

    今夜的羅漢溪

    信手就可以擦亮漫天星光

    用一絲風的溫婉邂逅一朵花開

    所有的喧囂都立刻顯得蒼白

    借著夜色的籠罩

    是你悄悄潛入我的夢境吧

    走過橋頭的那段逼仄的光影

    我望見你的眼神清澈如水

    小心的把我深情的詩行寫在你的掌心后

    終于幡然醒悟

    守著你,一路向西

    所有的靈魂都會更加真實

    ?

    ?

    ?

    華岳,男,1963年11月生,籍貫福建霞浦,1983年畢業于寧德師專中文專業,中學語文高級教師。

    ?

    ?

    ?圖片?

    ?

    ?

    探花詩三首

    ?

    ?

    六月的高羅

    ?

    在高羅,海里游著許多人間的魚

    他們在此岸和彼岸之間

    鏖戰身體內部的千軍萬馬

    夢想能六十年蛻一次皮

    “要把身體空出來,裝進這一望無際的藍”

    水是如此柔弱,但多少生靈為之消逝

    我能聽到那種喘息有著綿密而堅定的力量

    讓人覺得如同奔赴一場葬禮

    為此有人默默禱告,認真濯洗塵世的污濁

    “我們失去土地已經很久了

    不能再失去這片?!?/span>

    ?

    ?

    山河夜行

    ?

    我為自己不能成為禪修者苦惱

    暗夜是沒有邊界的空

    我像一只陶罐吸進了太多的黑暗

    無法抵御白天的誘惑和夜晚的孤單

    以致破碎的時候,滿面倉皇的羞澀

    ?

    燈火一直要想點燃河床

    那只單飛的白鷺說

    人類早就是我們的敵人

    不信你看,如今裸泳的魚都哪里去了

    到處布滿虛擬的網

    那些星星早已束手就擒

    再也游不回大海

    ?

    ?

    驚蟄敘事

    ?

    據我觀察,這世界上一直有兩個我

    一個在外面耀武揚威

    另一個可能躲在鏡子里

    大膽妄為或者小心翼翼

    讓我這輩子都在虛構風景

    海邊那些恍惚的腳印

    寫滿了虛無主義者的情懷

    有時還能隱約聽見妖怪來了快跑之類的聲音

    在驚叫聲中我張皇失措又鎮定自若

    其實妖怪早就來了,它就躲在我體內

    直到驚蟄那天,有人說一定會打雷

    我的身體突然在春雨中蘇醒

    這才是最危險的,如同寫詩,滿紙荒唐的證言

    又如同這黃昏,我用折射的目光,在懸崖上

    親眼目睹一顆滾燙的淚珠落進無邊無際的黑暗

    ?

    ?

    ?

    探花,本名夏東海,福建霞浦人,詩文作品發表于《南方周末》和國內外專業文學報刊,并有作品入選多種詩歌年度選本,福建省作家協會會員,霞浦縣作家協會副主席。

    ?

    ?

    ?圖片?

    ?

    ?

    陳述的詩三首

    ?

    ?

    北澳

    ?

    青山還在

    迎接我的是一只山羊

    寂靜了整個北澳

    蘆葦整齊地黃在山路上

    我聽見

    它們一次次吹響,留住夕陽

    ?

    沙灘還在

    鷗鳥在滑翔

    礁石的空曠裸曬著尼龍的漁網

    浪濺入內心

    一只走南闖北的白海豚

    一下子蔚藍了全島上的眼睛

    ?

    ?

    建善寺的銀杏

    ?

    立在五觀堂的斜坡

    建善寺的廊柱翹檐正掛著斜陽

    眼前的千年古杏獨自涅槃

    往后是亭臺靈石

    再往后觀音閣用香風迎接游人

    ?

    那寺內是靈佑經聲向我傳誦

    它帶著蝶之千姿、夢幻之狐

    在精神世界撒一地金黃

    而這一刻的禪意飄在靈魂里

    我雙手合十,心靈傷口被暖色治愈

    ?

    ?

    歸來

    ?

    晚歸的海鳥

    看見

    你臉上礁石般滄桑

    ?

    浪花在我眼里蕩漾

    柔掌緊緊地

    將走南闖北的肩

    相擁在懷里

    ?

    大海復活

    落暉就是濺濕的詞句

    在你的港灣里

    我是歸來的羔羊

    ?

    ?

    ?

    陳述,筆名???,男,福建三沙人,福建省作協會員,中國散文學會會員。詩歌發表在《閩東日報》《海峽詩人》《莆田文學》《山東詩歌》等刊。

    ?

    ?

    ?圖片?

    ?

    ?

    謝應華的詩三首

    ?

    ?

    草堤上……

    ?

    我深深懷念

    暗襲春分節氣的那場雪

    舊報紙一樣的人世

    突然之間有了來自天上的光

    湖水起伏無以名狀

    一隊無人認養的白色羊群

    是她不息開放的浪花

    ?

    我走上火車像春天的木頭

    被運到陌生的地方? 曾經

    心中的渴念跟著滿山的春風濃旺

    這群脫韁的生物

    在我孤單的草堤上

    在同伴的尸體旁低頭啃草

    ?

    春天是一只綠色的虎,踏著草坪

    生銹的鐵路搬運綠虎皮和帶火的骨頭

    推開車窗,我看見月亮

    冷冷的光照著鐵軌上的生活

    生活真像一只蝎子

    把悲哀的毒素刺扎入自己的心臟

    ?

    當這個春天的下午

    我坐在無以言說的草堤上

    苦寒已盡的三月

    我看見一架懷舊的馬車

    架子散落??軸承空轉

    那些比光更快消失的陳跡

    一一戳空了奔馳

    靜寂席卷著草堤

    一個人的回憶就這樣淪為暗夜的燈火

    ?

    ?

    記憶黃昏

    ?

    廢棄的鐵路??被人遺忘的山口

    在晚風孤寂的奔跑里??在樹梢無言的晃動中

    我聽見了道路的寂靜

    ?

    我踽踽而行

    一個異鄉人心中的迷惘曲調

    身后跟著莫名的隊伍

    他們帶著最后一絲天光和紫羅蘭色的云朵

    我們發現他們臉上有漣漪? 心中有微瀾

    一切仿佛暗示??整整十年

    我的身體被疾病清洗

    零亂的愿望雨水一樣落下

    如一場黃昏的合唱:多年前

    我坐在燃燒的石頭上

    依賴丁香的芳華

    再次喚醒沉睡的光芒

    使自己更像一個從夢里回來的人

    ?

    無法言說的時刻

    死去的路軌? 銀灰的山梁??彎曲的河流

    今天我為你感到深深的驚懼

    你是我生活里的一團迷霧和懷想

    ?

    ?

    秋園

    ?

    我無法與你攀比

    十月里,我一貧如洗

    在果香醉人的秋園

    你圓潤飽滿

    經絡里充滿陽光的味道

    我想有更多的夢就掛在那里

    可我的身體幽暗一片

    聽不到任何響動

    ?

    遠處,群山后面

    我千百份懷想都埋于靜謐之中

    借著午后的流水飛起來

    樹上是高高的你

    樹下是徘徊的我

    你擁有土地、陽光和低低矮矮的風

    我一路走過去,躲著風,躲著你

    我知道我只是具空殼

    里面站著一個懷想的病人

    ?

    我是個驚魂未定的孩子

    看著你們枝頭的寂靜

    內心的果實噼啪爆裂

    為了你

    我放棄了青草的歌兒和僅有的歡樂

    把生命只有一次的守候

    留給你,即使知道來年你依然果園飄香

    ?

    很多時候我辨不清東南西北

    常常夢見舊事的影子

    仿佛今年的果子就是去年的那顆

    我無法刪除對你們的贊美之詞

    那些突然相逢的驚喜

    像蒙著臉嬌羞的女孩

    又把手藏在背后

    ?

    你們離我那么遠

    我伸出手去

    如果你們的身體會彎下柔軟的枝

    請允許我的手心留下些許的余香

    讓我在夢中種植艷麗的種子

    對她說來年秋天的光芒

    用它攔截死去的流水

    帶走幽暗中無可救贖的靈魂

    ?

    ?

    ?

    謝應華,男,上世紀七十代出生,福建省作協會員。作品散見《詩歌報月刊》《星星詩刊》《散文詩》《黃河文學》《福建文學》等,入選多個年度選本。

    ?

    ?

    ?

    ?

    ?

    林間新地的詩三首

    ?

    ?

    想念

    ?

    現在是黃昏,回家

    似乎還需要一段漫長的

    但更加急切的旅途

    感覺今天,盤旋的燕子已經完成了

    由北往南的旅行

    它們沒有錯過季節,如期歸來

    眼前的大海比故鄉的港灣遼闊

    海浪一次一次拍醒岸礁。鷺鳥的翅膀

    替代了彼岸低翔的海鷗

    我聽著鼓浪嶼的波濤像孤島在呢喃

    推動綿綿無盡的思念

    送往遙遠的海角

    我的母親也會聽到這些

    在高高的山上,而不是在寂寞的天堂

    ?

    2019.04. 30

    ?

    ?

    萬石植物園

    ?

    南洋杉都長成了一種骨氣

    ?

    它們共同指向蒼穹

    指向來自不同方向的天空

    ?

    它們不論樹齡,不論

    高矮和瘦弱或魁梧的身材

    ?

    忠誠的綠茵仰望著

    我繞過政治家種下年久的樟樹

    ?

    夏天來了,楊柳低垂池邊

    萬石水庫明亮如鏡

    ?

    曾經照在弗羅斯特的陽光,轉眼

    照亮了林間新地

    ?

    2022.06.26

    ?

    ?

    一群不知去向的羊

    ?

    那是八月

    房子里的空氣被染上大紅色

    我不知道這里也有周末。四處一片寂靜

    一個六十開外的溫情女人

    還在二樓教室的通道徘徊。手上的

    白毛巾擰成一團,浸透冷水

    仿佛擦拭過眼淚。傾盤大雨

    正在懺悔它犯下的過錯

    無法洗刷干凈的那個時代

    尊嚴也屏住呼吸

    避開太陽強光的楓葉

    在秋風蕭瑟的地面上翻卷

    我瘦小的身影隨著歪歪斜斜

    我的啟蒙老師蘇先生,剛釀造完

    春節團圓酒。之后,我記得

    他從此再也沒能重返家鄉

    變質的酒后來也成了別人貶低他的外號

    ——臭老九...臭老九…

    知識被深埋在貧瘠土壤里

    黑板代表夜晚的漫長

    他的頭低得像垂死的葵花。接近折斷

    而校園的上空

    沒有人聽得見45分鐘間隔的鈴聲

    只剩下隱約的哭泣聲和狗叫聲

    小草枯黃,教室荒蕪

    操場不再是籃球跳躍的地方

    原本就不是

    棋盤的空格子,邊緣長滿野草

    牧民們又將圈養的羊群

    放牧到一個空曠的蒼白的世界

    ?

    2020.09.01

    ?

    ?

    ?

    林間新地,生于1956年,祖籍霞浦三沙,居住廈門,擁有化妝品研發生產全資企業。詩歌,書法篆刻及甲骨文愛好。詩歌作品刊發于大型詩叢《詩》,入選《當代詩人文選》。廈門市作協會員,銅魚詩社創始人之一,首任銅魚詩社社長。出版詩集《深藍與雪線》。

    ?

    ?

    ?圖片?

    ?

    ?

    春山水門(組詩)

    李文杰

    ?

    ?

    米椎林

    ?

    走進這片林木

    又何必去計較地名與稱謂呢?

    茶崗或是草崗已無關風月,無關歲月滄桑。

    陽光恰到好處

    蟲鳴? 鳥叫? 蛙聲,還有春風

    讓死去的、活著的心思

    空曠起來。一絲絲一點點

    深入骨髓般,透徹

    ?

    ?

    方外牡丹

    ?

    因為牡丹

    昌陽觀纏綿悱惻,不可方物

    這些綽約的方外女子

    拂去一冬的霜雪

    把春光攬在懷中

    恣意綻放

    ?

    ?

    蘆陽記憶

    ?

    一口老井,一株百年老樹

    讓一個村莊的歷史活色生香。

    午后蘆陽,公雞的啼叫聲

    猶如撒開的網把一個村莊的恬靜

    攫取成一段如柳如絲的鄉愁

    暫且不論蘆陽十景

    湛藍的天空,漫山的茶色清香

    鋪開的陽光,采茶姑娘的笑語

    都是盛大的集會。

    蘆陽,在高山之巔

    以神祗的莊嚴

    自由生長?;仨?/span>

    老屋門后小女孩羞澀的笑靨

    碧波蕩漾

    ?

    ?

    觀音亭寨

    ?

    如果遺留有限

    又何必向往傳說呢?

    孤獨的古道殘破的寨門以及

    無法辨認的碑文

    都是歲月不可磨滅的胎記。

    來來往往,多少文人俠士

    無關痛癢?,F在

    我要吹響草笛

    和飛禽走獸傾心交談

    和花草樹木唼喋繾綣

    和觀音亭的晨鐘暮鼓唱和相隨

    讓古道歸于冥想

    讓春山歸于空曠

    ?

    ?

    ?

    李文杰,寧德市作家協會會員,霞浦縣作家協會副秘書長,有作品散見于地方刊物。

    ?

    ?

    ?圖片?

    ?

    ?

    鄭惠芳的詩二首

    ?

    ?

    歸處

    ?

    神被綁架的地方往往是云的高度

    水的溫柔為版本

    到了一定的佳期占領一切

    ?

    說不出的母語方言誕生了鼓聲悠悠的昨天

    匆匆而疾的舌頭沖淡藥方

    抬頭或低頭的美景施舍它的原汁

    跨入眼簾的豪情在三尺內站穩腳跟

    以平常心渡過平常心的今天

    ?

    夜色越來越濃

    摸不清的情緒漲滿整個胸腔

    逐漸離去的落葉悄悄睡在身旁

    稻谷香和茉莉香此刻正在等待什么

    過往的行人把細膩的回答深藏心中

    把所有的理由神話般出現在大街小巷

    ?

    圓鼓的翅膀廝殺了一個明了的傳說

    逐漸靠近的群體揚起年輕的手

    在九九寒天的上方制造家園

    年老的以年輕自居

    年輕的以年少自居

    ?

    ?

    鴿子的上空

    ?

    胸脯,鴿子乳白色的胸脯在風中閃光

    盛大的陰影內,骨頭是涼的

    多少面孔爭相浮現,又急忙躲藏

    似乎要歸于凈化和虛空

    ?

    我坐在屋里? 把靈魂獻給菊

    祈禱無花果內潛存的安寧

    從頭到腳被月光淋洗干凈

    虛榮的謊言敗落成塵

    猶如遠逝的馬車

    ?

    我坐在屋里? 靜聽九月的梅雨

    骨節裂開的聲音

    怦然心跳? 青草長到月亮上面

    雨水墜落于河流仰慕的頭頂

    誰被啄出

    誰胸膛就迸出樹木的嗓音

    以千萬落葉貝齒一樣的編織

    以纖弱的花針與之保持聯系

    ?

    井水依然是流傳很久的格言

    包括倒影都使人想起去年零星的小雪

    夏天把伸出的手收攏為拳頭

    在鴿子飛翔的上空舔舐季節的邊緣

    雙手割剝的盟誓比幾層樓更高

    ?

    ?

    ?

    鄭惠芳,女,福建省作家協會會員,作品散見于《福建稅務報》《福建古建筑物叢書》《閩東日報》《寧德文藝》等。

    ?

    ?

    ?圖片?

    ?

    ?

    李艷芳的詩三首

    ?

    ?

    塢上春

    ?

    三月好風光,適合到石橋洗衣服

    把風抬高一尺晾經書

    ?

    杏子林下可制印,老虎的圓石,

    云豹緩行的青石

    ?

    斑駁如松皮的手感

    埋下大地溫涼的心跳

    ?

    種一棵羅漢松,就在小寺一側

    待松針長成杵木

    ?

    燕子銜泥,塢上桃林小

    適合搭一個草式的家

    ?

    潑皮流水,一路吹吹打打

    送一顆苦筍到山下小鎮出嫁

    ?

    ?

    月全食

    ?

    有那么一個時刻

    世界被取走了面孔

    ?

    樹上掛著初生的小果。河水在低處奔流

    在凝望中,它們互為悲傷

    ?

    悲傷的意義似乎是說,有什么在失去

    說不出,但是可以感覺

    ?

    在等待中,月球緩緩轉動古老而

    幽暗的面孔,時間是松散的鐵屑

    ?

    一塊隕石轉世的舍利子

    在此處滅,在彼處生

    ?

    光的反義詞,這是空間賦予的

    另一層意義

    ?

    ?

    生靈

    ?

    記得上次說過,晚上在小區跑步

    捉到一只刺猬

    ?

    等到一個新的夜晚

    我又把它放了

    ?

    后來(放了它之后),我又去那個地方

    看過幾次。最初它還在

    ?

    在它消失以后,我想我成了一個

    唯一的見證者和復述者

    ?

    ”它來到這個世上,拒絕過一個籠子

    和幾條青菜葉“

    ?

    此后它消失,仿佛只是

    借用了一副小刺猬的皮囊

    ?

    ?

    ?

    李艷芳,女,福建霞浦人,作品見于《詩刊》《星星》《詩潮》《福建文學》《草原》《浙江詩人》《寧德文藝》《核桃源》《嘉應文學》《武夷》《散文詩》等刊物。

    ?

    ?

    ?圖片?

    ?

    ?

    蘇盛蔚的詩二首

    ?

    ?

    禮樂

    ?

    黃昏在多次營銷后

    紅透半邊天。修女眼里沒有青春

    她曾遇見海,在潮汐里

    看到前世今生。清晨第一縷光中

    母親為剛出生的嬰兒沐浴

    男女依稀可辯,嫁妝

    在箱子里蠢動。而神——

    宣揚了純潔。那晚

    她結束最后一次祝禱,將整片海

    滴入墨水之中

    ?

    ?

    春天,為萬物命名

    ?

    得知萬物無名無姓的時候

    便在心里埋下種子:要讓它喊出自己的名字

    不是來自我們的命名

    不是期遇的木棉,未知的木槿,令人傷懷的木麻黃

    萬物只在春天春意綿綿

    把衣裙撩動。是叫一無所長的長

    自尋短見的短

    無人可知的芒刺,人人喊打的溫柔

    得知萬物在啞默之中

    也能發出與露珠空氣之間的碰撞聲

    我們便陸續搜尋每個從它們身體里跑出的詞

    以詩之名,諸如苜蓿

    海棠。諸如七里香,斷腸草

    萬物也有名人堂,一棵無名的小草搖尾乞憐

    一位詩人一輩子也沒有抬起頭來????

    ?

    ?

    ?

    蘇盛蔚,1989年生于福建霞浦,海岸詩社創始人。有作品發表于福建文學,福建日報副刊,目前致力于兒童文學啟蒙工作。

    ?

    ?

    ?圖片?

    ?

    ?

    張皓亮的詩三首

    ?

    ?

    把自己的命運交給清香的五月

    ?

    炊煙和蘭花葉在晨光中交談

    我不相信小鳥能飛過雨簾

    我不這么認為,側身的雨燕有這本事

    嘰呱呱,一束黑光從我窗口掠過

    撞抖電線,五月的絲雨纏繞我一臉

    之前的聲音都錄入樹葉

    那一定在千里之外

    下種,不乏好時節

    小鳥、雨燕是不是同一個人

    站在這窗口的,是不是同一個我

    又一群鳥兒飛過,雨簾掀開一角

    聲音在起伏,在撞擊

    我困惑,這聲音

    竟入眼即亮,入懷即化

    溫濕的空氣,帶著許多疑問

    一滴一滴落入大地,我靠近

    尋找棲處,空茫的宇宙

    在指縫間遁去

    無法放飛自己的肉身

    那就托五月的風流雨勁

    把自己的命運交給清香的五月

    不僅是幸福,而且重生

    定能放飛我鍥在支點的心靈

    ?

    ?

    雨路

    ?

    我不帶任何雨具,慢步

    在五月噠噠的雨路

    一旁是燦爛的花朵

    每一瓣都有九天之夢

    一旁是晶瑩的翠綠

    每一片都飄揚渴望

    眾生之樂由遠即近,由近向遠

    正念的光芒照亮每一顆雨珠

    躍進我的視野,疊加

    成一座潤澤高矗的心塔

    ?

    口哨來自鄉愁,隨風起伏

    吹出親愛的迷彩芬芳

    潮濕的身心與原野

    鳥語、水歌、呼吸、眸光

    全都融入潤綠的笑容

    在馨風暖雨的調和下

    撫平我千年坎坷

    我的心田頓作一江春水

    滾滾向晚,雨路沒有盡頭

    ?

    不如,佇立雨路之峰

    把雨水折疊出藍一樣的平靜

    雨霏定出真言的云朵

    朗誦層層愛意,不為來世

    只為今生,不懼

    生之艱難的灼灼之傷

    感念猶疑,擁抱離別

    塑造更高的勇敢

    與靈魂同在,在

    雨路之峰

    ?

    ?

    芭蕉和雨

    ?

    公雞鳴,芭蕉醒

    東方響號角

    我急急拉開窗簾,驚訝

    朝霞托起芭蕉的舞姿

    大雞小雞紛紛穿梭芭蕉叢

    風開始描繪,舞姿

    精彩呈現,是時光

    被日月虔誠之手撫摸的驚艷和記憶

    光明與黑暗又一次融合在青澀中

    這樣的日子,一定會確幸

    闊氣的綠,是幸福的臉

    并且能改變我,不問年齡

    我欣賞這舞姿,欣賞你

    層出不窮的朝暉和晨風

    平和的方圓,像漣漪

    到天涯海角盡顯郁郁蔥蔥

    ?

    雨,無聲到來

    卻以聲色俱佳的深情

    一顆一顆敲響,綠色精靈

    在悠然的寂靜中猛烈地回旋

    聲音飛躍起來,集結

    在盛大的空靈中

    我四處投目

    心潮起伏,一波一波

    隨倉皇的大雞小雞

    在芭蕉雨中動容鼓掌

    這雨中的魚兒吹著泡泡

    這雨中的鳥兒翅樂曼妙

    飛躍的聲音縈繞乾坤

    是歌謠,是故鄉的風和云

    是平凡對平凡的超越

    是我靈魂升騰的漩渦

    ?

    我徘徊夢境,帶著芭蕉和雨

    帶著她們的舞臺和秘密

    構建一個座標,解讀歲月野史

    煙在擦洗五彩繽紛的夜空

    火在蒸煮伸手不見五指的霓虹燈

    這些浮生半日的煙火

    恰似芭蕉與雨的結合

    雖然是歲月中的細枝末節

    竟然把生活過得鏗鏘樂懷

    我和她一起飛向天空

    ?

    ?

    ?

    張皓亮,福建省霞浦縣西洋島人,自由職業者,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詩歌寫作,曾出版詩集《誰在敲我的心門》《再塑一雙翅膀》等。系福建省作家協會會員。

    ?

    ?

    ?圖片?

    ?

    ?

    搗素的詩三首

    ?

    ?

    ?

    月色撩人,應是佳期

    此時應該有葡萄美酒

    用以自斟,自飲

    說出一句話

    再順藤摸瓜?回答自己

    ?

    從厚厚的畫冊,翻出那日黃昏的銀杏葉

    把那段玫瑰味的月光,喂養豐滿

    好像我們又一起

    接杯舉觴,悅豫且康

    ?

    我說:太美好的人事物

    總是警惕的像一尾魚

    風吹草動,說溜就溜了

    ?

    ?

    凌晨

    ?

    睡前,她開了風扇

    秋天。她將被子掖的更緊

    ?

    盡管如此,她還是感覺臉

    在持續發熱,紅腫

    ?

    起身。借月,照鏡。這么多年,她仍恐懼——

    ?

    太陽、重要的會面。明亮中照見自己

    ?

    月光照得她臉銀白

    鏡子深深,深不可測

    ?

    她茫然的像剛被剪去臍帶的嬰兒

    需要一聲巴掌把喉嚨里啼哭拍出來

    ?

    ?

    煤油燈

    ?

    1

    捻出一根燈芯,點亮

    “你要克制光,與熱”

    ——

    ?

    2

    ——

    只有你能取消我靈魂的暗斑

    但你不

    ?

    3

    停止渴望就能停止損耗

    但我不

    我要愛恨

    ?

    0593-8958868
    右邊對聯廣告 關閉廣告
    左邊對聯廣告 關閉廣告
    亚欧免费无码Aⅴ在线观看,中文一级片,亚洲精品专区av无码专区